文章正文

还剩下些什么歌词

7月新增信贷社融增量回落

????

  原标题:7月新增信贷社融增量回落

  来源:北京商报

  根据央行8月12日公布的数据,7月新增信贷和社融增量双双回落。7月人民币贷款同比少增3975亿元,非金融企业贷款增幅同比下降明显。7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比上年同期少2103亿元。在分析人士看来,企业信贷收缩反映了企业融资需求走弱和银行惜贷情绪上升。接下来应积极促进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中长期贷款。同时,货币政策需增加灵活性,继续使用数量型货币政策,通过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择机定向降准等保持金融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

  企业贷款增幅下降明显

  在新增信贷方面,7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6万亿元,同比少增3975亿元。分部门看,2019年7月,住户部门贷款增加5112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6344亿元。在住户部门贷款中,7月短期贷款增幅同比回落明显,2019年7月为增加695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1768亿元。中长期贷款同比小幅下降,为增加4417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457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7月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幅同比下降明显,今年7月为增加2974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6501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增幅同比下降较大。今年7月中长期贷款增加3678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4875亿元。今年7月票据融资增加1284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2388亿元。今年7月短期贷款减少2195亿元,去年同期为减少1035亿元。此外,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为增加2328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1582亿元。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居民贷款下降主要是由短期消费贷明显回落导致,原因应与地产严监管下持续严查消费贷违规进楼市有关;企业贷款下降一是由于6月末冲时点的后遗效应,短期贷款或在7月陆续到期,二是在“房住不炒,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的新常态下,经济增长新动能尚未明显成形,需求不振导致企业生产投资意愿不足,有效贷款需求减少。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非金融企业贷款减少也反映出金融机构由于受一系列金融风险的影响,对企业贷款持更为谨慎的态度,发放贷款标准更为严格。同时他指出,中长期贷款减少也意味着企业中长期投资减少,反映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现状,下半年应该积极促进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或者非金融企业贷款,尤其是加大中长期贷款,为经济触底反弹创造良好的条件。

  此外,7月末,M2余额191.94万亿元,同比增长8.1%,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低0.4个百分点。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M2增速回落主要源于新增人民币缩量,企业信贷的收缩导致企业存款减少。M2增速回落也预示了未来短期内名义GDP增速的承压。M2增速可能还在未来几个月内维持较疲弱的增速态势。未来若利率市场化改革顺利推进,银行间较好的流动性大概率能够传导至企业和居民部门,进而一定程度上在中长期托底M2增速。  实体经济贷款少增4775亿元

  在新增信贷明显收缩的同时,7月社融增量也有所回落。7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0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103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8086亿元,同比少增4775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减少221亿元,同比少减552亿元;委托贷款减少987亿元,同比多减37亿元;信托贷款减少676亿元,同比少减529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4563亿元,同比多减1819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2240亿元,同比多70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净融资4385亿元,同比多2534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593亿元,同比多418亿元。

  陶金指出,社融增幅回落的主要原因包括来自银行部门的表内和表外融资的同时收缩,这一方面是企业融资需求走弱和银行惜贷情绪上升,另一方面反映了防风险等政策的影响开始显现。另外,房地产信托融资渠道受限,直接导致7月信托融资规模明显收缩。

  刘澄表示,金融机构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对企业贷款收紧,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我国有关宏观决策部门要及时调整社会各界,包括经济主体对宏观经济的预期。金融机构也要加快审批制度改革,加强对实体经济服务,在贷款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提高审批速度,适当放低融资标准,尤其是对符合贷款条件的高新技术企业加快融资投放,尽可能促进经济较快发展。也希望企业能够加快转型,尽快完成经济底部的攀升,促进经济有效回升和企稳。

  定向降准预期升温

  7月金融数据发布之际,货币政策接下来的走向也备受瞩目。温彬指出,下一步,货币政策需增加灵活性,继续使用数量型货币政策,通过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择机定向降准等保持金融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尽快推进利率并轨,完善贷款市场利率报价机制,择机调降政策利率,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实体经济部门的实际利率水平,促进投资和消费增长,稳定内需。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接下来货币政策不会出现明显宽松迹象,下半年定向降准可期,预计三季度出现定向降准+置换MLF的可能性较大。四季度可能正式实施利率市场化改革。货币政策将运用结构化工具精准滴灌,解决制造业投资和小微企业融资问题。预计人民币汇率将保持大体稳定,物价受供需两端影响,未来或将出现小幅下降,不会影响货币政策基调。中小银行流动性问题将持续得到关注,同业市场业务料将受到较严格监管。

  中金公司宏观分析师易峘表示,虽然央行大幅宽松的可能性不大,但仍有望小幅放松货币政策以应对监管收紧以及贸易摩擦升级对总需求的压力。预计央行将继续适度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力度。同时,维持之前对于今年下调公开市场操作(OMO)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RRR)的预测。此外,易峘分析,央行可能会通过多种手段结合的方法,继续支持信贷资金流向中小企业,包括加大TMLF投放以及包括定向降准在内的“正向激励”等。

  8月9日,央行发布了2019年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其中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适时适度实施逆周期调节,引导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和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更好地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稳妥化解中小金融机构流动性风险,促进金融市场体系健康稳定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北京商报记者?孟凡霞?马嫡

责任编辑:覃肄灵

ze ren bian ji: tan yi ling

当前文章:http://www.maerson.com/yjr/196-150519-47674.html

发布时间:17:52:42


{相关文章}

手机鏖战迈入5G时代 小米能否摆脱市值之困?

????

  撰文|张军

  今日下午,小米公司发布了小米9 Pro和小米MIX Alpha两款5G手机,小米9 Pro最低价为3699元,为目前已发布5G手机最低价。

  雷军在发布会上说,“这(指价格)体现出小米的厚道和诚意。”

  环绕屏手机MIX Aplha则定价为19999元,雷军表示,MIX Alpha正在尝试小规模量产,如果进展顺利,预计12月底上市,目前在部分小米之家中有样机可以体验。

  此前,华为、三星、中兴均发布了5G机型。进入8月,vivo子品牌iQOO Pro 5G手机发布,vivo和一加手机也将在今年三季度发布5G手机。

  随着各大手机品牌的5G手机逐步登场,“鏖战”的5G手机战场雏形初现。

  受今日5G手机发布消息,小米股价已有所反应,截至收盘收复了日内跌幅。随着5G时代手机较量的深入,小米已经逐渐搭建起的物联网体系能否为小米走低的市值带来新的转折?

  手机“鏖战”由4G跨入5G时代

  关于手机竞争,荣耀总裁赵明对2019年手机市场的评价是“疾风知劲草”。

  在这场竞争中,小米的优势则有待突显。

  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今年2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出货量、市场份额”数据显示,小米排名第四,市场份额占比13.1%,较2017年同比下滑5.6%。

  此前,个推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Q2安卓智能手机报告》,头部手机品牌市场格局方面,今年Q2当初离家从军去_中文资讯平台季度,华为手机市占率为26%,继续领跑国产智能手机市场。Ov手机分别以22.2%和20.2%的市占率位列第二、第三名。小米排名第四,市占率为9.6%。

  手机市场城市等级分布上,华为在深耕一二线城市的同时,下探下沉市场;Ov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仍然占有优势;小米市场份额则主要为一二线城市,向上有主打高端市场的华为,下沉则要突破Ov阻隔。

  国际市场上,小米也面临强劲对手。

  印度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报告称,虽然2019年二季度小米智能手机印度市场占比29%,排名第一,但三星正在缓慢复苏,其市场份额从2018年二季度的23%上升至2019年二季度的26%。

  该报告还称,在三星“印度第一”战略下,三星将在2019年下半年建立更大的发展势头,并最终重人人表白墙_中文资讯平台新夺回印度的最高位置。

  进入今年以来,市场对手机的最大关注则是5G手机的发布。随着工信部6月末5G商用牌照的发放,各大手机厂商也是捷报频传。

  华为、三星、中兴均在7月发布了5G机型。进入8月,vivo子品牌iQOO Pro 5G手机发布,此次,小米则同时上线两款5G手机。OPPO和一加也将在今年三季度发布5G手机。

  随着各大厂商5G手机的发布,原本的战场也将由4G跨入5G时代,迎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对于5G手机未来的重要性,小米董事长雷军表示,“5G对智能手机企业来说是一次重大机遇,未来一年,5G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中金公司认为,“关键问题是,2020年对于小米国内智能手机业务来说,5G将是机遇还是挑战?”

  于机遇而言,要想增加市场份额,则绕不开出货量,但其技术和供应链却受限严重。小米曾在2018年年报中有所提及:公司核心产品高度依赖供应商提供原件及组件,受限于上游零组件供应情况,部分核心原材料和组件供应来源有限,甚至仅有单一来源。产品会受到运输延迟或限制的影响。

  今年上半年,小米热销机型小米9就出现了缺货的情况。

  “互联网公司”提法“转舵”手机+AloT双引擎

  手机业务仍然占据小米营收的大部分,截至2019年Q2,手机业务比重为61.6%。但小米自上市以来也一直在强调自己的互联网公司属性。

  2018年全年,小米营业收入为1749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86亿元,同比增长60%,超过了市场预期。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认为,小米2018年能够实现盈利,在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项目上的大额进项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截至今年二季度,小米营业收入同增14.8%,为520亿元;毛长沙君逸山水大酒店_中文资讯平台利率较去年同期的12.5%增长至14%,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同增71.7%,为36亿元。

  虽然小米公司保持了不错的业绩增速,但就其公司定位来看,资本市场或许更想看到其互联网服务部分的收入和变现能力。

  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曾分析,小米上市以来一直以互联网公司为卖点,但公司在互联网服务收入的表现暂时未能说服投资者。此外,公司前期股东不断行权,在市场沽售,也对小米股价造成了压力。

  在股价承压的同时,随着战略的调整和变化,这一年时间以来,根据公开报道,小米公司已进行了7次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并先后成立了5个互联网部门。在今年2月的调整中,还新成立人工智能部、大数据傻子王爷的妖娆妃_中文资讯平台部、云平台部,从组织架构层面加大了对AIOT的推进力度。

  在第三次,还对中国区销售架构做了调整。将电视、生态链体系的销售全面纳入中国区,由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统管。在今年5月的调整中,雷军则接替了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

  这背后,是雷军“八个季度重回中国第一”的远大目标。

  但综合7次的调整来看,IoT与生活消费品和互联网服务部分变动较大。

  今年年初,雷军曾表示,将实行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把AIoT列为与手机同等重要的位置,并承诺在未来五年时间里,在AIoT领域投入100亿元人民币。

  “在无法改变市场对小米硬件公司的认识下,小米公司转变了提法,说是手机+AloT双引擎,希望把市场的关注点引导到快速增长的loT上,所以这部分的变动是比较大的。”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孙燕飚分析。

  此外,从净利润率增长空间来看,未来这部分的增长空间也较大。

  用“投资”的针引线物联网

  今年8月26日,雷军公开称“小米集团在近两年内已经投资了12家智能制造和半导体芯片产业,其中3家已在创科版上市。”

  于小米而言,以投资的方式布局芯片产业,放弃“九死一生”做芯片的决心,或许和其战略调整有关,但“要研发自己的芯片爱很美铃声_中文资讯平台是非常难的。”孙燕飚称,目前,华、米、O、v四大手机厂商中,仅华为拥有自己体系的芯片供应商——海思,其余三家使用的芯片则来自外部采购。

  在IoT体系产品智能制造方面,小米则通过投资,投资了多家生态链公司。其中,青米科技有限公司官网显示,公司成立至今,已经拥有小米3口USB插线板、青米智能插线板、车载逆变电源等产品,公司属于小米生态链成员之一;上海润米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拉杆箱,背包等商品,在该公司官网可以直接链接到小米有品平台;上海创米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则包括小米小爱音响MINI、小米万能遥控器等人工智能控制套餐及其他。

  据小米公司官网显示,其IOT合作伙伴达到15家。

  孙燕飚分析称,5G时代,IOT跟手机之间的互联互通应该是无缝的衔接。包括格力、TCL、海尔,都在做自己的接口协议,但他们的跨界品牌产品无法实现互通。

  不同的是,“小米是通过不断的周边投资,采用统一接口协议的方式,来实现IOT的布局。”他表示,IoT接口越多,连接的产品越多,应用场景更丰富,消费者的接受度自然也会提高,这会是小米的优势所在。

  股价波动走低局面难改 曾27轮回购提振市场信心

  小米上市以来的股价一路走低,一直被吐槽。实际上,2018年的港股市场,也并未给新股提供良好生长的沃土。

  去年,受美联储持续加息、资金回流美元、银行间结余降低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港股市场资金方面承压较大。去年下半年,港股大盘指数逐渐下行,恒生指数一度还下探到24540.63点的年内低位。

  去年港股市场新股破发率达70.4%。206家IPO首发企业中,仅50只股票合山党建网_中文资讯平台录得上涨,145只股票录得下跌,11只股票无升跌。

  小米也未能逃出破发噩梦,并一路走跌。

  同时,雷军在上市时给出的公司定位:“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面对这一提法,在营业数据方面,截至最新报告期,收入依然是智能手机驱动为主,其互联网服务业务仅占总营收不到10%。

  具体来看,截至2019年Q2报告期,小米智能手机收入占总营收的61.6%,较去年同期和全年均有下降;IOT与生活消费品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从去年的22.9%增长至28.8%,互联网服务收入占比从2018年Q2的8.8%增长至2019年Q2的9.7%。

  虽然业绩保持了不错的增速,但仍难改变其股价波动走低局面。

  在孙燕飚看来,和资本市场给小米硬件公司的定位有关。

  投资人王向东(化名)认为,“股价的价格是其价值的体现,对标苹果万亿市值的PE值,小米上市初期PE估高了。”通常情况下,相较于纯硬件公司,互联网公司PE较高。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认为,上市后的股价走势与首发价格有很大的关系。如果首发价格定价过高,随着时间的推移,价格必然向价值靠近,股价出现下跌也是正常的市场反应。

  今年以来,截至9月23日,小米公司已先后进行27轮次股份回购,合计回购股份约1.55亿股。

  9月2日当天,小米股价更是走出8.28港元/股的历史低位,市值一度跌破2000亿港元,当日尾盘收跌8.35港元/股。

  次日,小米公司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9月2日,董事会正式决议行使股份购回授权,按最高总价120亿港元,不时在公开市场购回股份。董事会可能会根据市场状况进一步行使股份购回授权。

  受到上述回购消息影响,小米股价当日收涨4.19%,并在此后多日收涨。截至今日收盘,小米收复日内跌幅,报9.32港元/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