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电脑办公 > CPU

魔兽世界 元素太初

重磅!更换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长

????原名:重磅!更换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长

????写作俞辉

????根据wepolitics,高进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长。

????7月24日上午,全国法院举行了一次视频会议,总结和赞扬军队为完全停止有偿服务提供的司法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司法支持领导小组组长周强出席并讲话。

????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长高进出席会议。

????根据以上信息,高进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长。

????现役最年轻的将军

????高进,男,1959年4月出生,江苏靖江人。2012年11月,他当选为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1978年,高进参军后,长期在第二炮兵服役。1985年,他成功地进入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毕业后,担任过文员、技术员、战斗训练参谋长、营指挥官、旅副参谋长、参谋长、副旅指挥官等职务。

????2006年7月,时任某基地副总指挥的高进晋升为少将。2009年,他被提升为基地指挥官。2011年底,高进晋升为第二炮兵参谋长。

????2014年7月,高进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参谋长助理。2014年底,他晋升为军事科学院院长,在区级最高军事指挥员中名列前茅。据当时媒体报道,高进是军事科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院长。

????2015年12月,高进任战略支援部队指挥官,2017年7月晋升为将军。晋升后,高进成为现役最年轻的将军。

????成功歌曲大选

????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第一部长是原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2017年9月,北战区司令员宋璞当选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部长。从那时起已经快两年了。

????军事改革后,军委机关由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四个总部,改为七个部(室)、三个委员会。五个直属机构,共15个职能部门,即:

????军委办公厅、军委联合参谋部、军委政治工作部、军委后勤保障部、军委装备开发部、军委培训管理部、军委离子国防动员部、军委纪律委员会、军委政法委员会、军委科技委员会、军委战略规划办公室、军委改革编制办公室、军委锡安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军事委员会审计室、军事委员会机关事务总局。

????军委后勤保障部主要承担全军后勤保障的规划、政策研究、标准制定、检查监督等职能。调整和优化保障力量配置和领导指挥关系,构建与联合作战指挥系统相适应、综合化、专业化的后勤保障体系。

????高进在讲话中指出:

????我们希望进一步巩固机制平台,及时调整工作重点,保留和完善相关制度机制,进一步突出难点,妥善解决遗留问题,进一步密切军事法律合作,牢牢承担主要责任。全军团结,坚持法治思维,正确工作方向,加强各级法院的法律指导和帮助。军队脱离依法办事的方式,巩固和深化了停薪的效果。

wo men xi wang jin yi bu gong gu ji zhi ping tai, ji shi tiao zheng gong zuo zhong dian, bao liu he wan shan xiang guan zhi du ji zhi, jin yi bu tu chu nan dian, tuo shan jie jue yi liu wen ti, jin yi bu mi qie jun shi fa lv he zuo, lao lao cheng dan zhu yao ze ren. quan jun tuan jie, jian chi fa zhi si wei, zheng que gong zuo fang xiang, jia qiang ge ji fa yuan de fa lv zhi dao he bang zhu. jun dui tuo li yi fa ban shi de fang shi, gong gu he shen hua le ting xin de xiao guo.

????周强任组长

????会议

当前文章:http://www.maerson.com/7qmta/11465-66479-77891.html

发布时间:03:14:43


{相关文章}

环卫行业机遇与挑战并存:“变废为宝”的垃圾生意经

????

  未来已来,风口已至,环卫行业机遇与挑战并存。行业老手和初创企业没有孰优孰劣,共同进场搏杀,成功者存续、失败者退场。究竟谁能够冲破重重阻力,尽早探索出自己的商业模式,占领头部资源,也许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周叠瑶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首次明确了个人未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的惩戒措施,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垃圾不仅要分成四大类,还要定时定点投放,如此大的跨度让许多上海市民感到不适应。社区阿姨的“你是什么垃圾”,吃完小龙虾、喝完奶茶后周博士眼脉通_中文资讯平台繁琐的扔垃圾方法,成为上海市民调侃垃圾分类政策的新“梗”。

  如果说生活的不便是商业最好的催化剂,那么垃圾分类行业也不例外。垃圾分类新政不仅催生了代扔垃圾、垃圾分类小程序等新兴商业服务和模式的出现,而且再次让垃圾分类行业成为了市场焦点。据天眼查网站数据显示,自2019年来共有超过1500家垃圾分类相关企业登记注册,其中仅7月1日当天就有6家相关企业注册。

  市场被看好、企业数量井喷、资本涌入,垃圾分类能否成为下一个行业风口,创业又有哪些雷区和行业壁垒,都是创业者和投资者关心的话题。

  风口来了

  事实上,当下炙手可热的垃圾分类行业并非第一次被推上风口。早在2012年左右,就出现过以回收3C数码产品为主的创业浪潮,如上海的“爱回收”公司和深圳的“回收宝”公司就是在当时兴起。2015年,垃圾分类行业迎来了第二次风口,商业模式以O2O上门回收垃圾为主,在北京市场就有七、八家以该模式运营的公司,如“再生活”“闲豆回收”等公司都是在这一时间节点设立运营起来的。近日,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为契机,垃圾分类回收行业迎来了第三次风口。

  本次风口的来临与相关政策的推行关系密不可分。“垃圾分类已迈入‘强制时代’。”自然资源部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贵生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从立法层面来看,垃圾分类制度已编入法律,其中包括《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以上法律法规不仅确定要在北京、天津、上海等46个重点城市先行实施垃圾分类,还对未来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垃圾分类设施的建设列出了时间表。

  在具体细则方面,各地方法规和规章条例也相继出台。2017年以来,上海、厦门、西宁、广州、深圳、重庆、太原等地分别发布了垃圾分类地方性立法;2019年7月1日,上海开始施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了垃圾分类具体标准以及处罚具体郭沫若故居门票_中文资讯平台标准;近日,北京市城管委称,《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

  通过自上而下的推动,垃圾分类势在必行,投资机构最先嗅到了商机。光大金控投资管理部董事、副总经理张晓文十分看好环卫市场的发展前景。“我们大概估算了一下环卫市场的规模,狭义的环卫装备生产、销售、运营的市场规模大致为300亿;传统的环卫运营服务市场规模大约有1500亿到2000亿左右;以提供导航、信息化、无人驾驶和智能管理等新兴的智能化环卫产业周边技术服务市场规模大约在50亿左右。”张晓文表示。

  同时,张晓文认为,国内环卫市场还处于不成熟的阶段,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总量上,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垃圾产生量与清运量之间还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其次,中国环卫的市场化程度很低,不足30%,许多涉及关键环节的法规政策还在政策制定阶段,这为这个行业留下了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再次,目前市场头部企业加起来在市场所占份额不足5%,市场分布的分散性让这一行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在付费主体方面,目前我国没有明确的固废垃圾处理费这一项收费,完整商业模式闭环有待形成。在人力成本方面,目前中国的固废处置产业人力成本占比70%,且从业者多为中老年人,这种状态是畸形且不可持续的。最后,目前行业的毛利率为8%和10%,不足以达到资本得以进入的标准。

  to B还是to C,这是个问题

  风口已来,然而在商海搏击并不如想象中容易,在前几次风口中创业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成立于2014年的“再生活”主要做社区端,通过免费上门回收居民垃圾,并给予居民一定可兑换生活用品的环保分作为奖励。在发展最顺利的时候,“再生活”曾达到注册用户25 万、APP单日活跃用户2 万,覆盖北京近1000 个小区的规模。然而,不到四年时间,红极一时的“再生活”就以关停业务而告终。“再生活”创始人夏凡曾这样总结创业失败的教训,“我们从开始做回收,后来发现回收很难挣钱,我们就做了电商,然后发现电商客单价又低,就做了家庭上门服务,一直是在不停地做加法,这算得上是初创企业的大忌”。

  尽管从表面上看,资本寒冬的降临成了压垮“再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但业务线铺得过长、在未打磨好企业商业盈利模式时就选择在资本的助力下一味扩张才是“再生活”没有活过第四年的真正原因。与所有行业一样,环卫清运行业的创业者们也在不断试错,直到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商业赛道,而这与风口是否来临并无过多关联。

  与“再生活”同时期创立的闲豆回收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闲豆回收定位于企业级再生资源分类回收,主要经营废纸板、废纸箱类的回收业务。闲豆回收成立于2015年7月,已于2017年第二季度实现盈利。据闲豆回收CEO方浩介绍,“闲豆回收目前的客户群体唯一不包含的就是社区,因为在我们看来社区的履约成本过高,商业盈利模式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方浩表示,企业级客户群具有高频、刚需、高客单价和高毛利的特点,他们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可回收物,这些都是居民用户无法比拟的优势。

  闲豆回收的成功存续变相证明了to B商业模式的可行程度,难道to C模式真的无法盈利吗?“爱分类”CEO徐源鸿就不这么认为。

  “爱分类”是一家全链条、兼顾社区端和企业端的垃圾分类企业。徐源鸿在接受《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回收仅仅是垃圾分类全链条的一小部分。垃圾分类应该包括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四大环节,每一个链条都很庞大和重要。”在徐源鸿来看,全链条运营模式是“爱分类”的一大优势。从前端的垃圾分类收集到中端的物流清运,再到末端的分拣处理,“爱分类”做到了全品类、全覆盖,这也为“爱分类”to C业务留出了足够的盈利空间。

  在参观走访“爱分类”垃圾分类分拣中心时,记者了解到,在这里,从居民家中收集的小件干垃圾经过人工和机械分拣、压缩,最终被分成形态各异的再生资源,分类多达近50种,许多废品回收者不收的垃圾,如玻璃瓶、酒瓶、泡沫、织物等在这里都能作为再生资源回收。“爱分类”对垃圾分拣的细致程度令人惊异,仅废纸这一品类,就分为了报纸、期刊、旧书、厚硬纸壳、薄硬纸壳和彩色封面的硬纸壳等。不仅如此,为节省成本、压缩体积,所有干垃圾在经过分类后都会被机器压缩打包成一立方米左右的吨块,方便运输。

  目前“爱分类”公司的盈利主要来自于to B业务,该项业务营业额约占公司总营业额的90%。不过,在徐源鸿看来,to B业务竞争激烈,to C业务才是企业长期发展的着力点。

  徐源鸿的某些观点与峰瑞资本副总裁马睿的想法不谋而合。作为长期关注垃圾分类领域的投资人,马睿认为班香宋艳_中文资讯平台,尽管to C业务很难做,但to B业务本身也有难度,且涉及的方面会很复杂。比如,企业端都会设有垃圾房,这块业务通常由“废一代”掌握。即使没有类似的情况存在,企业也会通过竞价等方式承包这一块业务,竞争激烈。不管以何种方式,对创业者来说都很难寻找机会切入。

  机遇与挑战

  细致的分类和后期的加工处理为“爱分类”赢得了难得的利润空间,但并非所有人都具备徐源鸿这样的条件构建全链条商业模式。徐源鸿表示,其父辈就是从事再生资源回收的,作为名副其实的“废二代”,徐源鸿在这一领域具备20年的从业经验。“做这一行,行业经验很重要,比如不同品类的垃圾也会有市场价格的波动,什么时候该囤货、什么时候该卖都有规律。”徐源鸿笑言,有种把垃圾做成“期货”的感觉。

  此外,分拣场地也是一个令众多企业头疼的问题。在一线城市拿到一块可用于进行垃圾分拣处理的场地并不容易,成本和资质都是摆在企业面前的难题。

  对从事这一行业的企业来说,资质方面的问题非常关键。徐源鸿向记者透露,生活垃圾清运资质牌照目前实行准入审批制,需要企业有明确、合规的处理场地,而爱之方舟_中文资讯平台目前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营业执照早拥军花鼓伴奏_中文资讯平台已经停发,可能会对创业者构成一定障碍。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垃圾分类行业热度走高,未来各类相关牌照和资质会成为稀缺资源,牌照和资质未来也可能构成一种行业壁垒。

  对这一问题,作为一名律师,杨贵生从另一角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针对牌照资质、垃圾分拣场地的土地使用权等关系到企业切身利益的问题,不管是企业还是投资者都要勇于发声,积极参与立法的制定。只有这样,立法者在制定政策时才能了解到市场的需求。

  与其他尚未发展成熟的市场一样,对创业者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在马睿看来,垃圾分类回收是一个“慢生意”,包括居民习惯的养成、商业模式的打造,都需要企业慢慢探索。“这一领域的企业,我看到的发展都没有特别快,发展速度特别快、规模扩张特别大的都‘死’了。”

  马睿表示,“泰坦尼克号女主角原型_中文资讯平台目前,在垃圾分类和自然资源回收领域存在可见的特别大的机会就是,中国还没有像美国Waste Management这种市值200亿的大企业。”

  针对未来这一行业可能存在的机遇,张晓文认为,新技术、新商业模式均值得关注。其中,新技术主要指轻装备,包括智能化、自动化和无人驾驶技术在环卫领域的应用。此外,物联网技术和环卫领域也能进行有机结合。在新商业模式方面,张晓文认为,污水处理和固废处置行业的主要资产是土地和厂房,属于一次性投入,受前期规划限制很大。而环卫行业的核心资产是环卫车,是可移动的动产,且七八年后会被强制报废,流动性大。这样的特质会让环卫行业在资本领域产生不少新玩法。

责任编辑:霍琦

文章观点支持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